委员长的生命中有四个女人,也有四个重要的男人,他们曾先后和委员长在出生入死,浓情似火,又先后渐生龃龉,弃他而去。
第一个是陈赓,委员长攻克惠州后不慎被叛军重重围困,这个38岁的男人任性的不肯突围,而22岁的陈赓更任性的把他背了起来,冲出重围,身边卫兵死伤惨重,他俩竟毫发无损。此后,陈赓进入委员长的办公室可以不用喊报告。后来,委员长获悉陈赓原来竟是共党,也未对他下手,甚至陈赓被俘住院,也是委员长悉心照顾,苦劝他回头,最后竟然放走了陈赓,这是男人的情义。
第二个是杨杰,与蒋百里并称为“南杨北蒋”的军事学家。中原大战中委员长仅有一个特务营,但是却被敌军大队骑兵突袭,眼看要将星陨落,他献上妙计,反败为胜。可是委员长的心上已经长了茧,纵然杨杰培养出了大批的军官,撰写了无数计划,从苏联拉回了大批援助,都无法让委员长信任他。甚至他还指出中国应该要自己解决日军,奈何日后豫湘桂一败涂地,他嘲笑过陈诚3个月打败共党的计划,但委员长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最后,杨杰死于毛人凤的暗杀。
第三个是韩练成,在杨杰出谋划策的时候,他给韩练成打去了一个电话,韩在接到电话后不顾敌军人多势众,立即率军杀入敌阵,一番血战后救出委员长。委员长一开始以为此人如此英勇,不惜性命来营救自己,必是自己黄埔军校的学生,谁知韩并非黄埔生,当即特批其入读黄埔,一路青云直上。最后韩练成成为委员长最为信赖的男人,国军的作战计划全在他的皮包中。
以上三个男人全部投了共。
第四个男人没有投共,他叫戴季陶,与委员长结为异姓兄弟,与委员长一同留学日本,坊间甚至传闻他们一同喜欢某个日本的女子,但是却没有反目,可见他们的感情之深。回国后他们一起经营股票,一夜暴富,尔后一起花天酒地,乃至破产。委员长成功登顶权力的巅峰也是戴季陶出谋划策,“四一二”清党便是戴的得意之作,几欲杀尽共产党人。西安事变,国民党内分成主张武力解决和主张和平谈判的两派,本是主战的戴季陶在主和的宋美龄召开会议后甚至不惜以下跪磕头来表示自己转向主和,党内的主和派遂全部哑然。事后,戴季陶说“你们也不能反对我的意见(武力解决),因为这是政治问题,不能不如此!”戴以党国为重,看上去甚至不惜牺牲委员长的性命。不久,《西安事变回忆录》发表,宋美龄在文中把戴季陶等主战派一顿猛黑,从此委员长和戴季陶貌合神离,再也不像从前一样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终于还是有个女人能拆散他们。最后戴季陶不愿远遁台湾,回到四川老家,眼见国军一败涂地,自知共党绝不会放过他,服药自杀。

我认为委员长最大的悲剧在于江湖习气,出身于青帮,重义气,所以有人救他一次就终生记得,感情高于一切,以至于不能明察,国府内部一堆间谍。以治帮会的方法治党治国治军,根据关系的亲密程度,他的亲信围绕在他的身边形成一个小团体,亲信的亲信再形成小团体,国民党看似人多势众,实际上是一盘散沙,在不能讲感情的战场上被人翻盘。所以,委员长是个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