泻药。

首先回答“是不是”:无论是汉朝还是明朝,宦官就从来没有掌握过皇帝,从来没有。严格意义上来讲,历朝历代所有的宦官,其权势都从来没有凌驾于皇帝之上。——唐朝除外,但那是另有原因,咱下来再说。

我们要论述某人或某个集团的权势大小,首先要明白其权力的来源。那宦官权力来源是什么呢?

《后汉书·宦者列传》中有一句话,叫做“手握王爵,口含天宪”,它非常准确而深刻地地说明了宦官权力的来源。直白地来讲,宦官手中的权力就是皇权的一部分,是皇权的一种表现,是皇帝将自己的一部分权力让渡出来,因此皇帝也能随时收回,所以宦官是不可能反噬皇帝的,也就不存在“皇帝都在宦官的掌握中”这种事情。

皇帝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权力让渡一部分出去给宦官呢?因为皇帝有敌人,皇权面临着威胁。一般来讲,和皇帝能正面相抗的合法权力,只有一种,那就是官僚行政机构所拥有的行政权,因为行政机构以丞相为首脑,因此我们历史一般称之为“相权”,皇权和相权的斗争,是中国政治史上一个永恒的话题。.

除了相权以外,历史还存在几种势力,其中一种就是外戚,外戚的权力来源于后宫,而后宫的权力来源仍然是皇权。也就是说,外戚本质和宦官一样,都是皇权的一种延伸。因此钱穆在《国史大纲》中说过一句话,叫做“外戚与宦官,其实都还是代表了王室的一部分”,这是及其有见地的。

但外戚和宦官还是有区别的,因为外戚被提拔之后,是在朝廷上担任官职,因此往往就会和行政系统相合,成为了相权的一部分,这样外戚即使是失去了皇帝的信任,他们也能依靠行政系统来和皇帝抗衡。而宦官则由于不能在朝廷担任官职,他们的依靠只能是皇帝本身,所以他们的生死贵贱都在皇帝的一念之间。

所以历代皇帝在和相权博弈的过程中,往往会首先引入外戚作为自己的爪牙,如汉武帝之用卫青,而在东汉这点在表现得极为鲜明。因为东汉有一个情况,就是皇帝多幼年登基,而且多早亡。东汉皇帝20岁以后登基的,只有光武帝和明帝两人,而能够活过40岁的,只有光武帝、明帝、献帝三人。

在这种情况下,由于皇帝幼年登基,必然就要出现太后听政的局面,也就是太后代掌皇权,是皇帝因为幼小而暂时把皇权让渡给了她。作为一个深宫妇人,她在朝廷中的根基基本为零,为了掌握行政权力,太后们不可避免的要大规模任用自己的兄弟。这样就形成了外戚专权的局面。但如上所言,外戚们在掌握权力的同时,必然要和行政系统同化,把自己变成相权的一部分,这样外戚相对于皇权就有了一定的独立性,拥有了和皇权对抗的力量。而在小皇帝长大、收回自己的权力之后,已经相对独立的外戚是不甘于自己权力被收回的,因此必然会和皇帝产生矛盾。

而此时,由于相权和外戚的合流,皇帝所能倚仗、信任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宦官们。所以他们会把自己的权力部分让渡给这些宦官们,以他们为爪牙和外戚进行斗争。而在外戚倒台后,宦官会依旧享有较大的权力。

这就是东汉历史上外戚、宦官轮流坐庄的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宦官权力已经大到可以控制皇帝的地步。总体说来,汉朝的宦官们始终在皇帝的控制之中。

下面我们举几个栗子来看看:

第一个说说孙程。

孙程是安帝、顺帝时的宦官,他最大的功劳就是迎立了顺帝。顺帝是安帝的儿子,从小被立为皇太子,但安帝末年,安帝乳母王圣、宦官江京、外戚阎显等人勾结构陷太子,太子被贬为济阴王。安帝死后,阎显等人立北乡侯为帝,北乡侯在位半年即死,这时孙程联合王康等19名宦官,果断发动政变,杀江京,捕阎显,拥立原皇太子、济阴王刘保继位,是为顺帝。

因为拥立大功,参与政变的十九名宦官全部被顺帝封为列侯,是为十九侯。此时的孙程,可谓大权在握,风光无限,这一时刻也应该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但就在数月之后,顺帝却将孙程免官,将十九侯全部遣送封地。

——这时的顺帝才是一个11岁的孩子,在朝中无任何根基,他父皇安帝去世后,他连上殿看一眼棺材的资格都没有。而孙程却是发动政变、擒杀权臣、幽禁太后,一力扶保他等位的任务。但那又如何?顺帝一纸诏书,孙程乖乖挂冠回乡。

这就说明皇帝对宦官的使用,从来没有失控过。

第二个咱们说说单超。

单超是汉桓帝时的宦官。说起汉桓帝这个人,他其实离皇位挺远的。在他前面的两个皇帝,就是汉冲帝和汉质帝。汉冲帝是顺帝的儿子,1周岁登基,2岁就死了。当世执掌政权的是跋扈将军梁冀,于是梁冀就在宗室中找了渤海王刘鸿的儿子,叫刘缵的登基了,是为汉质帝,登基那年7周岁。但这个汉质帝太聪明了,梁冀感觉自己不好控制,于是第二年就下毒给毒死了。质帝死后,梁冀再在宗室中找人,找来找去就找到了桓帝,当时他刚继承了父亲的爵位,是蠡吾侯,14周岁。

桓帝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继位以后,梁冀继续把持大权,梁冀外号叫“跋扈将军”,则其人品行可想而知,他扶立三帝,鸩杀一帝,论权势是只手遮天,论行事则毫无忌惮,这时的桓帝绝对是如坐芒刺,生怕哪天自己也步了质帝后尘。

于是有一天,桓帝把宦官唐衡叫道厕所里,问他:“咱们宫里谁和大将军不对付?”唐衡回答:“单超、左悺、徐璜、具瑗都跟他有矛盾。”于是桓帝就把这几个人叫进来,共同商量对付梁冀,最终把梁冀一党一网打尽。单超等人因诛灭梁冀的大功,五人全部封侯,世称“五侯”。这五人权倾天下,飞扬跋扈,欺男霸女,遍虐天下,史书称他们“与盗贼无异”。

但后来呢?司隶校尉奏左悺及其兄左称罪行,于是两人皆自杀。又奏具瑗兄长的罪刑,并收捕入狱,具瑗被迫上缴印信,之后被贬为都乡侯。单超、徐璜、唐衡三人早死,于是将其袭爵者贬斥。

——五侯之封,史称“自是权归宦官”,其实呢?他们的生死荣辱还都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权力一刻未曾离开过皇帝。

所以说,汉朝和明朝的宦官情况,是一样一样的,都是“皇帝一翻脸,再大的权势也立即完蛋”。

中国历史上,有三个宦官特别猖獗的时期,分别是东汉、唐代、明代。刚才我们说了东汉和明朝的情况,但唐朝则不一样,唐朝的宦官真正对皇帝拥有生杀大权,唐代皇帝中,就有两位是被宦官所杀(敬宗和宪宗),中唐以后,皇帝多要看宦官脸色。

为什么唐代情况和东汉、明朝不同呢?原因很简单,唐代宦官拥有兵权,唐代自徳宗后,宦官世掌神策军。

我一开始就说过,要说一个人或集团的权力大小,首先要明白其权力来源是什么。东汉和明朝的宦官,其权力来源是皇帝,宦官的权力是皇权的让渡,所以无论东汉还是明朝,无论其宦官权势都多么熏天,都不可能反噬皇帝。

但唐朝不一样,唐朝宦官,尤其是德宗以后的宦官,其权力来源已经不是皇权的让渡了,而是来源于军队,这时的宦官与其说是宦官,还不如说是军阀,他们凭借着手中的神策军,对皇帝实行人身控制,随意废立,甚至公然弑君。这就是唐代宦官和汉、明的不同。

最后用赵翼的一段话来总结:“东汉及前明宦官之祸烈矣,然尤窃主权以肆虐天下,至唐则宦官之权反在人主之上,立君,弑君,废君,有同儿戏,实古来未有之变也。推原祸始,总由于使之掌禁兵……所谓倒持太阿,而授之以柄,及其势己成,虽有英君察相,亦无如之何矣。”

==================我是补充答案的分隔线==============

发现题主在题目下加了一段补充说明:

涉及到权利的来源问题,明朝的太监权力明显来源于皇帝,所以皇帝不支持马上就歇菜,但是汉朝内侍权力难道不是皇帝给的?最厉害的内侍为什么就能对皇帝生杀予夺呢?是什么制度导致的这种差异呢?


我只有呵呵了,合着我说了这么半天,题主根本就没有看明白。

我只想问题主一句:“汉朝宦官什么时候对皇帝生杀予夺了?”我说了那么半天,举了两个例子,难道不就是为了说明汉朝宦官根本不可能反噬皇帝吗?